委員故事

不忘初心,守望正義 —— 訪三位律師委員

來源:區政協綜合室發布日期:2019-09-20
  我國的律師制度自1979年恢復重建
  幾經變革
  發展至今已走過四十個春秋
  目前,我國律師已達30多萬人
  律師工作在服務全面建成小康社會
  推進平安中國、法治中國建設中
  發揮著越來越重要的作用
  

 

  在咱們海淀區的政協委員中
  也活躍著這樣一支律師隊伍
  他們用心呵護著當事人的安危冷暖
  用正義維護著法律的尊嚴
  用飽滿的熱情和不輟的努力
  傾力推動民主法治建設進程
  今天,我們采訪了三位律師委員
  一起來看看他們的故事……
  沈騰:深耕刑辯,守望正義
  刑事辯護注定是一項艱巨而光榮的任務,因為它是國家法治路上絕對不能忽略的一個重要環節,同時,刑事辯護也更使得每一個辯護人為之焦灼、為之欣喜,焦灼于它的曲折艱難,欣喜于它的無限魅力。
  沈騰給人的第一印象就是堅毅、睿智、平和中帶著威嚴,并讓人在交談中不知不覺地信任和依賴。他具有律師的豁達、從容,剛直而又不失融通。
  

 

  在和沈騰的交談過程中,記者感受到了一個法律人、一位律師的活躍思維、穩重氣質和辦案態度。沈騰告訴記者,他雖然辦理了很多棘手的刑事辯護案件,但影響最深刻讓他終生受益的卻是剛入律師行業時經歷的一件事。第一次出庭辯護時,沈騰沒有任何的實戰經驗,準備的辯護材料不嚴謹,和法庭要求的不相符,結果可想而知,辯護失敗的同時,當庭還受到司法部門的嚴厲批評,他為自己的不專業感到羞愧,自尊心受到打擊,但他沒有氣餒,發奮圖強。從那以后,他的辯護庭審不僅沒有出現過任何紕漏和失誤,還受到了業界同行的認可和贊賞。從2004年開始職業律師生涯后,經沈騰辦理辯護的刑事案件不計其數,他曾為了辦案差點豁出性命去。在浙江溫州蒼南縣為一家企業做法律顧問時,遇到企業被無端催賬,甚至找來流氓惡霸上門騷擾,影響企業正常運轉。老板請求律師出面解決此事。沈騰知道,此行肯定會有危險,但為了履行自己的一份職責,他毅然奔赴了這場“鴻門宴”,與流氓惡霸斗智斗勇近6個小時,最終憑借自己“死而后生”的智慧才得以脫身,并入院治療,至今身上還留有深深的傷疤。
  另外有一次,他的當事人被人綁架之后,他不顧一切去和綁匪見面談判,給綁匪送錢周旋,在當地公安機關支持下,最終綁匪被抓,當事人脫離危險, 錢財也未損耗分文。
  沈騰認為,正義與良知是一個刑辯律師最大的情懷。他們為權利而斗爭,為每一案件得到公正的審判而抗爭的歷程,都是在為這個社會里的每一位公民筑墻,一堵阻擋恣意公權橫行的正義之墻;一堵敬畏與尊重法律的規則之墻;一堵護衛孱弱私權的良知善念之墻。
  黃樂平:維權路上的公益人
  他是一名律師,卻并不以多接案,接大案為目標,而是將職業道德、社會責任,當做自己的追求,多年來,他致力于法律援助事業,為貧弱者解困,在公益之路上不斷前行,用自身行動贏得掌聲和點贊!他就是維權路上的公益人——律師黃樂平。
  

 

  一次意外的經歷改變了黃樂平一生的軌跡。2003年,當時的黃樂平就任一家大型國企的專職法律顧問,在單位組織的一場籃球賽中意外傷到了膝蓋,本來以為堅持一下就會過去,沒想到半年后還是進行了手術,黃樂平希望能夠通過認定工傷解決自己的醫療費用,但卻遭到了單位的拒絕,最終他決定通過法律途徑進行維權。在經過兩年數十次的與單位談判交涉,最終黃樂平拿到了工傷賠償。這次坎坷的維權過程讓他深有感觸,他感嘆道:“像我這樣學法律的專業人士想尋求指導都這么費勁,普通人就更不懂了。”自此,做一名公益維權律師的想法就在那時出現在黃樂平的腦海里。
  自2005年黃樂平從事律師工作以來就一直致力于維護弱勢群體,特別是農民工合法權益與困難職工的幫扶工作,不僅如此,他還將自己絕大部分的律師收入投入在公益事業上。回顧這些年為農民工維權的經歷,黃樂平忍不住說道,曾經有一位河南農民工,因工傷得了嚴重的塵肺病,沒有得到相應的賠償,此后寧愿去乞討,也要堅持依法維權。這件事情對黃樂平沖擊很大,他告訴記者,以往生活在中國底層的老百姓忌諱打官司,也畏懼打官司,如今,他看到了法制觀念已經開始逐漸深入人心,他感受到了中國法制環境的突飛猛進。
  2005年4月,黃樂平自費創建了國內第一家專業性工傷維權網站——中國工傷損害賠償網;2006年3月,自費開通了國內第一條工傷維權熱線;2007年8月,創辦了國內第一家專業化勞動法律援助機構——北京義聯勞動法援助與研究中心。盡管在這期間經歷了10次搬家的艱辛,經歷過發不出工資的壓力,也經歷過被人打擊報復的危險,但黃樂平從來沒有退縮過,他會想方設法克服困難。就這樣從最初的一年辦不到10個案件,發展到現在每年處理上千件案件。在黃樂平的律師職業生涯中他帶領團隊多次避免了重大惡性事件的發生、勸說工人放棄過激手段,幫助他們依靠法律途徑獲得賠償。他說“維權就是維穩”。
  在與記者的交談中,黃樂平說,律師這個工作是個技術活也是個良心活,要成為好的律師,僅僅有嫻熟的業務是不夠的,更應恪守職業道德,維護法律尊嚴。在受理每一宗案件時都要有足夠的智慧和責任心。
  張麗霞:一輩子只做一件事的快樂律師
  “我這輩子只做了一件事,就是當律師,律師這一職業要求從業者必須敬業和細心。”在采訪中,張麗霞始終充滿著熱情洋溢的笑容,她說,律師是她最喜愛的職業,她也始終快樂的對待自己的工作。
  

 

  在談到自己的職業生涯時,張麗霞向記者講述了她與海淀的太多不解之緣。“我17歲上大學時就在海淀,從中國政法大學畢業后尋找的第一份律師工作北大專利科技律師事務所也在海淀,1994年,我與政法大學的另外2名同學共同創辦了北京硅谷律師事務所就在海淀,當時的工作地點是海淀高新企業實驗區大樓里免費給提供的一間辦公室,我第一次給北大方正集團公司當法律顧問還是在海淀……一路走來,我與海淀有著不解之緣。”
  張麗霞至今還清楚地記得自己辦的第一起案件,那是一樁收費僅25元的離婚案。雖然是個小案子,但張麗霞做足了功課,開庭前的一個晚上,她反復地熟悉材料,想象著開庭時的情形,就像一個老師熟悉自己的教案一樣,張麗霞對于案子的每一個細節,要說的每一句話都爛熟于心,那一夜,張麗霞幾乎是一夜無眠。第二天,她還精神抖擻地出現在法庭上,當她條理清晰、邏輯嚴密地表述自己的觀點時,連法官都驚詫于這個略顯稚嫩的小姑娘有著如此深厚的法學功底與素養。
  從那以后,張麗霞也形成了自己的出庭風格,那就是吃透每一個案子,熟悉案件的每一個細節,把自己的觀點說給法官或者仲裁員聽,而不是照本宣科地念辯護詞或代理詞。一名女性選擇了律師這個職業,就意味著她要比男性付出更多的精力和代價,才能讓自己在業務上具備競爭的實力。
  這些年,張麗霞帶領著華貿硅谷律師事務所團隊接了很多大案子,為中關村一家國有企業收回了近6000平米的中心地段商業用房、為一家信托公司免除了4000萬的擔保責任、在北京華遠房地產股份有限公司與香港怡強投資有限公司關于華東大廈項目轉讓合同爭議仲裁案中,為中方挽回上億元的損失……
  “法律其實就在我們每個人的生活中,我們這些律師每天都在做非常有意義的事,用自己的專業為大家服務,在取證過程中從細節入手,運用法律的武器保護當事人的合法權益。” 張麗霞感慨地說,做律師一定要注重細節,“細節決定成敗”。為了尋找對當事人有利的戰略方案,張麗霞潛心研究案件經常徹夜不眠;為了獲取證據,哪怕是到交通最不方便、最偏僻的地方,暈車的她也從來不會有動搖的念頭。
  20多年來,張麗霞已為上百個境內外客戶提供了不同形式的優質法律服務。在她所管理的華貿硅谷律所的發展壯大過程中,張麗霞也始終沒有忘記回饋社會,積極參加社會活動,熱心公益,服務社會。
  本次我們僅采訪了三位委員律師代表
  在政協委員中
  還有很多優秀的律師在默默堅守
  他們是政法部門與基層群眾之間的一座重要橋梁
  也是為社會主義法治建設
  提供正能量的重要參與者
  在律師制度恢復四十周年之際
  讓我們向那些捍衛法律的“斗士”
  ——奮斗在一線的律師們
     致以最崇高的敬意 



(責任編輯:李京燕)

友情鏈接

  • temp_banner_05.jpg
  • lj_05.jpg
  • lj_07.jpg
  • l4.jpg
  • 人民政協網.png
体彩大乐透开奖